鹤唳华亭:太子用乳名试探女主;太子得知女主身份,但未相认

时间:2020-01-01 18:11:46阅读:48644
《鹤唳华亭》中太子在女主说出阿宝这个乳名后,是虐过女主一番的,不过最终太子还是选择原谅了女主,后面揭示太子乳名叫阿宝实际上导演是想来个“反转”解释为什么太子要这么做。太子重亲情,阿宝这个名字在太子
  • 鹤唳华亭
  • 古装 历史
  • 罗晋 李一桐 黄志忠 张志坚 苗圃 金瀚 郑业成 王雨

  《鹤唳华亭》中太子在女主说出阿宝这个乳名后,是虐过女主一番的,不过最终太子还是选择原谅了女主,后面揭示太子乳名叫阿宝实际上导演是想来个“反转”解释为什么太子要这么做。太子重亲情,阿宝这个名字在太子心中是神圣的,因为小时候母亲和舅舅才这么亲切地唤他,从他躺在舅舅腿上那场戏就能看出来他渴望还有人这么叫他因为他渴望感受到自己被爱着。

  而父亲后来不亲切地对待他又给这个乳名加了一层他与父亲之间存在隔阂的寓意。所以太子不是出于小气才这么做,他是在出气,他要告诉这个内奸,不许用我最珍重的心底里亲情的象征来欺骗我,这是我的底线。在太子心中他的儿女情始终是没有超过他与至亲之人的情感的,每一次抉择时,他都可以为爱的女人牺牲自我,但是绝不会在20年和半年间选择半年。

  但不管怎么说,《鹤唳华亭》在这件事情后,太子和女主还是发过一段糖的,太子也是故意拿阿宝这个乳名来试探女主。

  阿昔曾在太子面前说过,她有一个全天下最好的父亲,设想一下,太子听到这话什么感觉,满满的羡慕、嫉妒、心酸。凭啥都叫阿宝,你爹那么好,我爹对我这么差。还有一种不平衡,还以为你跟我一样苦,原来你以前那么幸福啊。一下觉得她跟自己的距离似乎远了一些,还有一些自怜自伤的孤独。

  出于这种不平衡和受伤的心理,他一再抢话,意思是,我不相信有人给你取这个名字,有人曾那么爱你。你那个父亲再好也不在了,你不过是和我一样,短暂拥有过一些亲情罢了,又何必在我面前搞得很幸福一样呢,还弄得我伤心……哼。就安安心心和我一起做个可怜人吧!

  太子除了因为自己父母之事痛苦之外,可能也因为女主之前说父兄都在,后来又说父兄获罪已经不在,无家可归,但罪臣之女一般是要罚没为奴的,显然女主能求到姜尚宫,就不是一般奴仆,这里面还有假话。所以太子才刻意用父母激她,看到女主反应一来是刺激到她很得意,也看出在这点上没说假话。

  看到《鹤唳华亭》中这段剧情的时候感觉太子其实一直是在说自己,后来童谣案被打了和文昔在床上头靠头说的“阿宝”也是他自己。这两个画面我觉得很有意思,太子镜前梳妆,这一段话看起来像是对镜子里的另一个自己说话,后来他和文昔头靠着头,也像是互为映照的两个自己。如果太子是五大王那样的人,应该就不必受此折磨了。

  《鹤唳华亭》的预告中我们终于看到了,太子得知女主就是陆文昔的情节了,只是太子并未相认,他急匆匆的回到抱本宫,问长安“她呢?陆……”,显然是知道女主身份了,可是太子已然无颜相认了。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太子御下不严,害她被各种人打。还为了舅舅,对害死她父兄的张陆正既往不咎。所以太子知道自己又要宗正寺一游,决定放手,让阿昔自由,两辆马车反向而驰的那一幕,让我莫名想到《金粉世家》结局,金燕西和冷清秋擦肩而过。

  毕竟当时太子已经被牵扯到童谣案中,目送文昔离开的时候,“至此再也没有可待”就是他的内心独白,而太子手上是有镣铐的,他已是戴罪之身,不是不想相认,而是无法相认,打算自己沉下去,但阿昔看到双鹤图后,可能此刻已经完成对张陆正的复仇,又决定重返宗正寺,与毫无生念的太子再续前缘。话说其实童谣案一出,皇帝、太子、顾家三方的立场和结局基本上已经定了,真的好难想象要怎么搞出一个he结局,最终的结局应该是会尊重原著吧。

相关资讯

评论

  • 评论加载中...